至善

就算一屋暗灯照不穿我身
仍可反映你心

取景器里藏着
我们看过的书
走过的路
爱过的人…

当一艘船沉入海底,当一个人成了谜。

时间把曾经那些美好期待和小心翼翼都敲碎。

东极岛,这片海的对面就是九州长崎,曾经无数次午夜梦回想要回到的地方,如果隔海相望,相忘。